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 > 今日頭條 > 正文

報名人數飆升!下半年中小學教師資格考試山東考生59萬,全國第一

時間:2019-11-12 16:44:40    來源:生活日報    

想入門當老師 山東考生占了全國1/10

下半年教師資格證考試山東省考生有59萬,是全國唯一過50萬的省份

11月2日,全國2019年下半年中小學教師資格證考試舉行筆試。由于報名人數飆升,9月3日,考試開始網報的第一天,官網服務器因壓力過大一度崩潰。

近年來,“教師資格證熱”一直高漲。據教育部官網消息,2019年下半年中小學教師資格考試考生人數再創新高,達590萬人,比上半年增加一倍多,全年考試人數近900萬。在下半年的考生人數統計中,山東以59萬考生的數量在全國遙遙領先,僅濟南就有10.6萬。

教師資格證考試為何受熱捧?記者采訪發現,激增的報考人數背后,有近年來學校數量增多、大班額解決帶來的教師崗位增多原因,也有當下就業形勢的因素。其實更多的原因,還是報考者們看中了教師職業的穩定,教師待遇不斷提高等職業特點。

教師資格考試,非師范生占主流

近日,深圳高薪招中小學老師,引來眾多清華、北大碩博競聘的新聞引起熱議,也讓教師這個職業備受關注。

“待遇高、假期多,工作還穩定。”剛剛參加完下半年教師資格證考試的考生雅妮告訴記者,這三個因素,是自己考教師資格證的最大動力。

雅妮大學學的是跟教育毫不沾邊的工商管理,畢業后一直從事工商管理以及對外貿易工作。之所以想要轉行做老師,一方面是覺得現在的工作“沒有出路”;另一方面希望通過教師資格證的備考,讓自己保持學習的能力和習慣。

“工作壓力太大了,周末也經常加班。”雅妮說,家里有親戚做老師,之前教師待遇低、責任重,因此自己大學的時候完全不考慮師范類專業。但是近年來隨著教師待遇的提高,教師的工資已經遠遠超過雅妮的收入了。“上次回老家,親戚說她算上工齡一個月能拿一萬多,而且在學校里吃飯不要錢,還有寒暑假和周末,所以這次家人勸我報考教師資格證,我就答應了。”雅妮說,“雖然有了證書也不一定能當老師,但是總算個敲門磚。”

在備考教師資格證的考生中,今年31歲的雅妮不算“年輕”,但是坐在考場上,雅妮年齡并不算大——從雙鬢已經微微霜染的中年人到稚氣未脫的大學生,教師資格證的考場上集合了中青年兩代人。

數據顯示,在今年下半年的資格考試中,師范專業考生占比26%,非師范專業考生占比74%;在校生占比48%,非在校生占比52%,這就意味著參考教師資格的考生中,非師范專業、社會考生的數量遠超過師范專業在校生的數量。

學校增加和解決大班額讓教師崗位增多

此外,教師崗位的需求增多也是催生“教師資格證熱”的一大原因。

隨著山東解決大班額計劃全面實施,新建小區必須配建學校等一系列的教育政策利好,教師招聘也迎來“暖春”。從2016年前后開始,包括濟南市在內,各地市每年都會進行大規模的教師招聘。根據今年一月份山東教育發布的《山東省高校畢業生就業質量年度報告》(師范類)。2017年山東省教師招聘考試共計招錄30946人,2018年教師招聘考試共計招錄29628人。

崗位多,求職者更多。在大學生的求職意向中,公務員、國企等熱門行業一直都是“香餑餑”,但是崗位少、競爭大、門檻高。“和這些崗位相比,教師的需求量大、門檻低一點,而且教師崗位的待遇、福利一直在漲,還有寒暑假。”同樣參加此次教師資格考試的應屆畢業生王敏說,自己除了準備教師資格證考試外,還同時備考了公務員考試和多個單位的事業編考試,隨著大學生就業形勢的日趨嚴峻,想要一畢業就有好工作比較困難,因此王敏選擇備考作為自己目前的“頭等大事”。

民辦學校和校外機構也提供大量崗位

記者了解到,即便拿到了教師資格證,也只能算是一塊“敲門磚”,并不意味著能夠順利進入學校成為一名教師。想要進學校,還要參加統一的招聘考試,再次“百里挑一”。但是對于想進入教育行業的人來說,教師資格證卻是一道不得不跨越的“鐵門檻”。

2019年8月,國務院辦公廳發布《關于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》,針對校外培訓機構再出重拳,提到“課外培訓中心從事學科知識培訓的教師應具有相應的教師資格”。接著,當年11月份教育部等三部門下發文件,要求“線上培訓機構所辦學科類培訓班必須將教師的姓名、照片、教師班次及教師資格證號在其網站顯著位置予以公示”。今年7月,又有相關文件重申了這一要求。隨著培訓機構的“遍地開花”,教師資格證成了從事教育行業的“通行證”。

“就算考不上教師事業編崗位,現在民辦學校、私立學校、各種社會培訓班、正規教育培訓企業等機構,也提供了大量的工作崗位。”王敏說,考取教師資格證是她工作規劃的必選題。萬一自己“考編失敗”,有教師資格證這“高含金量”的證書在手,還可以去一些培訓學校等上班,工資也都不低。

延伸調查

相應培訓風生水起 網課是主流

隨著教師資格證受熱捧,針對教師資格考試的培訓開始貼滿各大校園,出現在各個網站的廣告彈窗。數據顯示,2016年的教師資格證考試,考生第一次綜合通過率達到60%以上;2019年上半年,筆試通過率33%,面試通過率50%,綜合通過率僅為16.5%。培訓的需求就此大量衍生。

記者以想報名教師考試為由進行了咨詢,發現除了中公、新東方等一些比較知名的連鎖培訓機構推出了培訓課程外,還有很多濟南本土不知名的小培訓商家也推出了相應課程。甚至還有“高分學姐”、“高分學長”通過視頻直播的方式來“授課”。

記者咨詢發現,其授課形式基本可分為網絡課和面授課,網絡課相對便宜一些,價格在800元到5000元之間,面授課程基本都在1萬元以上,同時,有的機構還推出了“協議班”,筆試或者面試任意一項不過,可獲得將近75%的退款甚至全部退款。

記者咨詢多位考生發現,由于很多人需要上班,目前網課是備考的主流。

“網課比較方便,單純靠自己復習很難通過。”考生盼盼告訴記者,自己備考的是小學教師資格證,因為專業是漢語言文學,因此筆試部分沒有報名課程。但是由于沒有行業經驗,面試考了兩次都沒過,報名了課程,經過指點后,面試終于過關。“網課的老師水平參差不齊,但是報名了網課,對學習至少是個督促。”盼盼說,至于培訓老師的資格,自己無法查驗。

此外,與之相關的業務需求也一并衍生,例如普通話考試培訓、教師考編培訓、教師素質提升等。收費少則幾百,多則幾萬,儼然形成一條完整的新“培訓產業鏈”。

相關新聞

“公費師范生” 成高考競爭高地

省屬高校公費師范生自2016年開始招生,當時該類招生的稱呼還是免費師范生。山東出臺的免費師范生政策中提到,將利用3年時間培養免費師范生1萬人,2016年3000人,2017年3000人,2018年4000人。按照原計劃,去年應該是招收4000人,但是招生院校和招生數量都實現了擴容,原本參與招生的9所高校增加到了17所,招生人數則增加到了6000人,免費師范生同時更名為公費師范生。

因為畢業就有編制、有崗位,該計劃一經推出,便受到考生和家長熱捧。從省考試院公布的數據看,2016年有20354名考生“爭搶”3000個名額,報錄比高達7:1。2017年第二年招生,免費師范生形勢繼續向好。

2018年,免費師范生實施到第三年,更名為“公費師范生”,參與院校從前兩年的9所擴容到17所,同時增加了藝術、體育專業以及鄉鎮幼兒園教師公費培養計劃,招生計劃也從最初設計4000人增加到6000人。這一年的競爭同樣激烈,山東公費師范生報考總人數達到23865人,報錄比為4:1。以山東師范大學為例,錄取文史類公費師范生409人,最高分623分,超自主招生批次線73分,最低分561分,超自主招生批次線11分;錄取理工類公費師范生300人,最高分639分,超自主招生批次線122分,最低分559分,超自主招生批次線42分。

2019年,公費師范生的競爭持續激烈。從投檔情況看,今年17所高校計劃招生人數是5000人,5000個招生計劃一次性錄取完成。

從各高校公布的普通文理類公費師范生錄取分數來看,文科和理科最高分均出現在了曲阜師范大學,其中文科最高分為600分,比自招線高出了58分,理科最高分為603分,比自招線高出了89分。

凡本網注明“XXX(非中國微山網)提供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其真實性負責。

特別關注